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新聞中心 >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

你習慣隨身攜帶防霾口罩嗎?

2017-09-28 11:20:01 AM

  知道第二天要下雨,我們習慣帶把傘備著;可得知第二天有霧霾,你會不會也放個口罩在包里呢?實際上在不少發達國jia,出門隨身攜帶口罩已經成為一種生活習慣,就和雨天帶傘一樣自然。
  今年的蘇州兩會上,蘇州政協委員張旭明提出了關于“實施佩戴防霧霾口罩工程”的提案,立即受到各方關注。他表示,霧霾若要根治需要大量時間,作為一名普通的城市居民,除了要保護環境外,更要學會保護自己的健康。
  但記者采訪中發現,大部分居民缺少這一意識。同時記者還發現,目前國內暫無針對防霾口罩的我國標準,產品效果如何全憑商家說了算。
  街頭隨機調查多數市民不隨身攜帶口罩
  如今大家對PM2.5、霧霾這種詞匯已不陌生,面對霾的傷害,你會采取日常防護措施嗎?日前,記者在蘇城街頭做了個隨機調查,看看市民會不會隨身攜帶口罩。在觀前地區、石路地區、圓融時代廣場附近,先后詢問了65人,結果他們中只有9人表示身上帶有口罩且外出經常攜帶。
  市民屈阿姨包里就帶著一個口罩,特地取出來給記者看。那是一只N90耳帶式防霾口罩,看起來是新的還沒用過,單只口罩外有透明塑料包裝袋。“我兒媳婦在網上給我買的,叫我在包里放一只,反正沒分量,也不礙事。”屈阿姨說,她平時不開車,現在退休了,白天經常會乘公交或走路去逛個公園和超市,家里附近在修路,出門難免一臉灰塵。“PM2.5對心肺功能不好的,有時看看空氣不清爽,我們廣場舞都不跳了。自己的身體還是要保護好。”
  與此相對,大多數調查者卻表示自己沒有習慣攜帶口罩,且各有各的原因。
  陳先生是個外企白領,他說他們公司的同事好像都沒這個習慣。“本來就不怎么會戴口罩,更別提隨身攜帶了。”陳先生指指自己鼻梁上的眼鏡:“對我來說是個麻煩,尤其是那些厚的N90、N95口罩,一戴上就發悶喘不過氣,呼吸時眼鏡片還會起霧,路都看不見了。”
  在采訪時,張小姐打開皮包給記者看了她每天攜帶的物件,有口紅、粉餅等化妝品,有防曬霜,有太陽眼鏡,可就是沒看見口罩。“沒聽我身邊有誰會帶口罩,主要覺得不是很需要吧,而且說實話,這個口罩戴著并不好看……”
  劉阿婆的擔憂則主要落在防霾口罩的價格上。她說,孫女曾給她買過一盒防霾口罩,提醒她備一個在買菜的布包里。“聽說這種厚口罩一個要好幾塊錢,不便宜啊,還不如用那種薄的。”
  此外,還有一些市民告訴記者,身上沒帶口罩是因為平時出行都以車代步,沒有必要攜帶口罩。
  買口罩如霧里看花防霾效果商家自己說了算
  正如大部分市民沒有隨身攜帶口罩意識一樣,國內的口罩種類也非常多,其中防霾口罩就有好幾十種,功能甚至細分到防塵、防病菌、防異味、防汽車尾氣、防二手煙、防甲醛等,實際效果真有這么可靠?
  在網購平臺上,記者看到有款一次性的“防霾”口罩因為價格便宜銷量極高,商家表示“目前正在搞活動,每只口罩平均下來才賣0.2元。”而對于口罩的防霧霾功能,店家予以擔保,稱“質量過硬所以回頭客很多”,“如果怕悶,可以購買‘三層薄款’,對呼吸基本沒有妨礙。”
  除了該款促銷產品,之前被大家所公認的防霾口罩“N95”也很受歡迎,只是價格要高得多,且品牌種類繁多、型號錯綜復雜。例如同樣是“3M官方”的2家店鋪,一家每只口罩賣5元,另一家卻僅賣1元不到,叫人看不懂里面的玄機。
  記者之后按照產品銷量進行排序,發現普通消費者更青睞于價格低、外形好看的防霾口罩,甚至有不少買家在留言區表達了對產品外觀的價格的贊賞。
  “國內暫時沒有對防護型口罩的生產制作標準,因此市場上的產品都是企業按照企業標準生產和制作的,到底防霾能力好不好,只有他們自己清楚。”記者采訪了蘇州市纖維檢驗所業務管理部主任郭建峰,他解釋說,現行的口罩標準只有2個:《普通脫脂紗布口罩》(GB 19084-2003)和《呼吸防護用品自吸過濾式防顆粒物呼吸器》(GB2626-2006)。
  前者主要用于醫療行業的紗布口罩,和防霧霾沒有任何關系,而后者也并非完全是口罩的標準,已經上升到了“呼吸防護用品”。
  “GB2626-2006是2009年8月開始執行的,它對顆粒物的防護等級進行了分類,包括KN90、KN95、KN100三個防護等級,過濾效率分別是90%、95%、99.97%,所以KN100為高防護等級。”郭建峰說,該標準規定在防塵口罩的過濾元件上,應當印有“GB2626-2006-KN100”的標準、年號、防護等級標識,這與我們在市場購買到的防霾口罩大相徑庭。
  因為缺少相關標準,市纖檢所稱他們能夠按照《我國紡織產品安全技術規范》(GB18401-2010)測試口罩的常規項目,不能對過濾效果等功能指標進行檢驗。所以,市場上的口罩防霾效果到底如何,在無標的情況下,消費者很難鑒別產品的效果到底如何。
  預警提醒鞏固意識政協委員提議“防霾口罩工程”
  對以上問題,我市有政協委員給予了關注并發出提議。委員張旭明在政協蘇州市十三屆五次會議上,提出了“關于實施佩戴防霧霾口罩工程的建議”提案(提案號374)。他在該提案中表示,在我市,主動佩戴口罩防護的市民很少,需要呼吁政府部門加大宣傳力度,由衛生部門監督,有效佩戴防霧霾口罩。
  張旭明在采訪中說:“這不是美觀與否的問題,而是直接關系人體健康的問題,每個人都該樹立起保護自己的意識。”他認為,“佩戴防霧霾口罩”要作為一個工程,走進千家萬戶,人手一個。“能將口罩佩戴指導納入霧霾預警中,就像穿衣指數那樣一目了然,市民根據霧霾情況隨時佩戴,有效防止霧霾對我們的侵害。”
  “十二五”期間,我市大力推進大氣污染防治工程治理,在完成列入“十二五”規劃的工程項目的基礎上,自加壓力,又排定了一批大氣污染防治工程任務,全市共完成大氣污染防治工程治理項目近1000個,資金投資額超800億。2015年,市區PM2.5平均濃度為58微克/立方米,比2014年下降了12.1%,比2013年下降了17.1%,達到了我國考核要求。
  客觀說來,霾的防控需要一個長期過程;對市民來說,此刻力所能及的就是做好個人的防護。對于霧霾對健康的傷害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廣州呼吸疾病重點實驗室主任鐘南山曾表示,霧霾會對呼吸系統、心腦血管造成一定影響。雖然灰霾與肺癌的確定性關系尚需長期觀察,暫時還不能回答,但可肯定的是,霧霾嚴重的天氣里,慢阻肺的住院率、門診率都大大增加。鐘院士認為,那些長期生活在重度霧霾污染中的人群,如今也應考慮納入肺癌高危人群。
  記者了解到,張旭明的這件提案已交由蘇州市衛生計生委主辦,由蘇州市委宣傳部、市財政局、市環境保護局會辦。就在上個月,蘇州市政府系統“兩會”建議提案辦理工作督查座談會召開,進行了相關探討。市衛生計生委等部門將進一步加強霾對健康影響的研究,繼續對群眾進行防霧霾知識的健康宣教,提高群眾對霧霾的防護能力,指導內容中就包括何時戴口罩、戴哪種口罩等。未來,形式多樣的大氣污染防治主題活動將進社區、進學校、進企業、進機關、進農村,通過“耳濡目染”把防霾知識化為市民日常意識和生活的點滴。